见字当歌

【黄藏】夙愿(2/2)

-原著向

-尽量不OOC

-新年贺文,拖到现在才发真是……

-缺粮自腿,需要人相互投喂




黄泉记得很多年以前,妖狐教导他,对于想要的东西要千里寻踪,谋定后动。那时的他们是盗贼,这条金科玉律很是合适。在后来的日子里,黄泉想要更多,更大的东西,当盗贼的手段已经无法满足他的野心,于是他总结出了他自己的法门。

 

想要什么,就假装你已经得到了什么,直到你真正得到了它。

 

在组建自己的团队时,他是这么做的;在扩张领地时,他是这么做的;在想要介入藏马的生活的时候,他也是这么做的。

这一次,他同样打算这么做。

 

藏马醒来,睁眼发现有人坐在床边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。惊得他瞬间从床上弹起,摆出战斗姿态后才发现,这个人是黄泉。不禁开始懊恼自己的警惕性何以差到如此地步。

"我说黄泉,趁别人睡着溜进房间可不是什么好习惯。"边说边理了理自己睡得有些毛躁的头发,拉出椅子坐在黄泉对面,"找我有什么事么?"

黄泉并不理会妖狐脸上明显的微怒的表情,像平常一样露出温和的笑:"早上好,藏马。"接着,从背后拿出一束花,举到妖狐眼前:"送给你。"

完全没有预料到眼前事情发展的藏马只能睁大眼睛接着花,然后笑着说了声谢谢。

黄泉走到窗边,回头对还愣在原地的妖狐说:"一会儿等你一起去公司。"说完,就跃出了窗户。

留下有些凌乱的藏马拿着花愣在原地。

 

在家里吃过早饭的藏马刚出门,就看见倚在院门口的黄泉。藏马走出来,黄泉则紧跟在他身后。

黄泉伸手想要去牵妖狐的手,却被妖狐轻巧地避过。黄泉也不恼,收回来的手摸了摸鼻子,继续紧跟在妖狐的身后。

快中午的时候,黄泉拨出了妖狐的电话,温柔地问他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。在得到了预想之中的拒绝后,又更加温柔地询问:"那藏马打算自己吃点什么呢?"

电话里的妖狐沉默了一两秒,语气有些僵硬的回答道:"黄泉,下午我们谈一谈。"

 

虽然得到了妖狐冰冷的对待,但黄泉的心情很好。比起之前妖狐刻意表现出的亲切,冰冷的态度起码说明他开始正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黄泉难得的留出整个下午的时间,放了雪菜假,关了店门,随时等待妖狐的光临。

 

预料到妖狐想要说什么,黄泉打算先下手为强。妖狐刚落座,黄泉就开口问道:"藏马,你想要什么?"

藏马已经习惯了今天一天都不按套路出牌的黄泉,很真诚的答道:" 妈妈在人间还有三十年的寿命,在这三十年里,我会努力的在她身边扮演一个普通的儿子,让她平安幸福的渡过后半生。"

黄泉点点头,他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答案。

妖狐看着他幻化出来的眼睛问道:"黄泉,你想要的是什么?"

黄泉带着点玩味的笑容,叹息到:"我想要藏马幸福啊。"

藏马握紧了拿着水杯的手,表情波澜不惊的回答:"我现在很幸福。"

黄泉摇摇头,用他所有的感官去感受妖狐现在脸上的表情,说:"我想要的,是我给藏马带来的幸福啊。"

 

 

自从那天妖狐冷冷地扔下一句:"不劳您费心了。"消失在他面前之后,黄泉再也没有单独和他见过面。

妖狐的房间被加了结界,出门也总是和别人同行,连雪菜也开始问怎么好几天没有见到藏马先生来店里了。

黄泉幽幽地叹口气,略有些拿不准妖狐这是生气了,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。

 

晚上,修罗回来了。

修罗在窗口望着对面窗户上的结界,转回头略带着怜悯的眼光看了看他的父亲:"明天是幽助和莹子的结婚纪念日,你不会没有接到邀请吧?"

黄泉转过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:"你们玩的开心。"

 

第二天,凌晨两点。黄泉接到雪菜打来的电话,说是修罗醉倒了。虽然修罗是妖,但毕竟还是未成年,女主人觉得还是应该交给监护人才行。

 

黄泉踏入party现场的时候,只有莹子和雪菜两位女性还清醒着,忙着照顾醉了酒,在地上横七竖八的众人。修罗躺在地下,一只手死死拽住妖狐的衣摆,朦胧中睁开眼看到了黄泉,才放心的松开了手,昏睡了过去。

果然是亲生的儿子啊,黄泉在内心感叹。

黄泉把修罗和妖狐一边一个抗在肩上,向雪菜和莹子道谢:"修罗和藏马就由我送回去了,多谢你们的照顾了。"

莹子和雪菜手忙脚乱的说:"不不,大半夜的请黄泉先生来一趟才是真的添麻烦了呢。"

 

回到家,并没有醉的太深的修罗自己回到了房间,关上门,黄泉听见他一头扎进床里的声音。黄泉扛着妖狐来到了他的房间,他轻轻的将妖狐靠在床头,端过一杯水放在他的唇边,轻轻的唤他的名字。醒过来的妖狐接过水,环顾四周,绽开一个浅浅的笑容:"黄泉,这是你的房间?"

黄泉老实答道:"是的。"

醉醺醺的妖狐妖气暴增,在黄泉面前变化成银发的模样。银发的妖狐弯着细长的眼,用紧致而充满力量的一双胳膊环住黄泉的脖颈,将气息吹在他的面门上:"黄泉,是我欠你的。如果这是你想要的,你就拿去吧。"

 

黄泉的怒气被眼前的妖狐轻易地挑起,一个手刀砍在他的颈后,虽然想出口气,但下手时还是留了情。本来就醉着的妖狐彻底晕了过去,又恢复成红发少年的模样。

 

这只该死的狐狸!黄泉在心里咒骂眼前这个将他吃的死死的妖狐,关上门,跃上屋顶去平息他的愤怒。

妖狐明知道他要的不是他的愧疚,不是他的过去,不是他的身体,他还故意摆出这样的姿态来作践他的心意!黄泉知道这是那只狡猾的狐狸拒绝的方式,却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,惊得四周的飞鸟纷纷离去。

 

第二天醒来,藏马看见人去楼空的房间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昨天自己趁着酒劲用那样不近人情的方式拒绝他,虽然拒绝的很彻底,但果然还是激怒了黄泉。藏马心想,他欠黄泉的这笔帐,怕是还不清了。

 

魔界。修罗醒来看到身处魔界的父亲和自己,以为黄泉昨晚做了什么会被妖狐追杀的事情,所以带他逃回了魔界。于是像个大人一样,走上前,拍了拍坐在地上的黄泉的肩膀,安慰道:"我们还是继续向魔界深处前进吧。"

黄泉没有动,半晌,开口道:"好。"

 

这次换成了修罗陪黄泉修行。

修罗发现了一个大妖怪的巢穴,正摩拳擦掌想着怎么引蛇出洞,怎么打他个措手不及,只听见耳边“咻”的一声,黄泉已经冲了出去。

修罗从来没有见过黄泉这么鲁莽的打法。黄泉教给他的招式,都是在保障自身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使用的招式。可这次,黄泉没有花费半分气力去保护自己的身体,招招拼尽全力去取对方性命。这场对决结束的很快,黄泉也伤的不轻。修罗想劝黄泉休整一下再走,却被他阴沉的表情吓得咽了回去。

 

藏马没过多长时间的清静日子,伤员又登门了,这次还是一大一小两个。修罗呲牙咧嘴的将已经晕过去的黄泉扔在藏马的床上,气鼓鼓地对藏马抱怨道:"怎么说你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!爸爸的眼睛,据说也是因为你才瞎了。就算,就算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,你们也算是扯平了啊!何必要把他逼到这个份上!"

 

藏马拿出医药箱先替修罗疗伤,云里雾里地听着他的抱怨,不禁笑出声来。不知道这孩子是误会了什么,生气的样子还挺可爱的,于是出言安慰到:"你爸爸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啊,我也没有逼他做什么。修罗是不是误会了?"

修罗听到藏马的话,惊讶的长大了嘴巴。看了看倒在床上的黄泉,又转过头看看藏马,心想,我怎么会有这么丢人的父亲。

一言不发地等藏马替他疗完伤,又一言不发的准备离开,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背对着藏马说了声:"他就交给你了。"听到身后的人点头答应,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

藏马探了探黄泉的伤势,发现他不是单纯受到了冲击晕了过去,他的内息很混乱,估计是受了什么毒的缘故。虽不致命,也很需费一番功夫条调理。想起多年之前,似乎也有那么一次,他从一个烟瘴林子里把莽撞冲进敌人陷阱的黄泉扛了出来,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把他救了回来。

 

藏马把黄泉抱回他的房间,又把自己的起居用品也搬了一些过来。调配草药让黄泉喝下,又帮他包扎身上深深浅浅的外伤,忙到天亮,黄泉终于醒了过来。

"你终于醒啦。"藏马像往常一样和黄泉打招呼。

黄泉看了看眼前的妖狐和身上被包扎妥帖的伤口,别过脸去。

 

藏马被他幼稚的举动逗乐了,摸摸他的头发,说:"好久没见过黄泉做出这种表情了。你的伤不要紧,只是,我给你服下的草药会有抑制妖气的副作用。今天就先待在家里好好休息,晚上我再来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。"

藏马收拾东西准备离开,临走还是不放心的嘱咐道:"你的身体情况真的不太好,不要逞强,等我回来。如果有突发状况,电话联系。"

 

黄泉没有回答。

 

藏马走到床边,蹲坐在地上,将自己的视线和黄泉放在同一水平线上,正色道:"黄泉,对不起。我不应该说那样的话,向你赔罪。如果你生我的气,等你的伤势恢复,我陪你打一场,好么?"

黄泉的头动了动,依然保持着向墙壁方向侧着脸的姿势,说:"谢谢你替我疗伤。"

藏马听黄泉的语气,知道他在伤好前不会离开,放心的去上班了。

 

半晌,黄泉叹息道:"我什么时候能真的生你的气呢?"

 

 

黄泉挣扎着坐了起来,靠在窗边上。伸手去触摸窗棂,一层薄薄的结界在碰到他的手的时候散开,又在他的手离开时聚合。

 

黄泉想起他初次见到妖狐的时候。那时他在和妖狐争抢地盘的一次战斗中败落,被妖狐的手下堵在一个小小的岩洞里。妖狐的手下怕他逃走,在洞口下了粗暴的结界。当时的他身受重伤,却心高气傲耻于被俘,打算拼尽最后一丝妖气冲出去。这种不理智的行为等同于自杀,在他被结界伤得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,从天而降的妖狐甩出鞭子,将他抽回了洞内。妖狐的声音带着些狂傲:"谁准许你死的?"

这些年,妖狐果然温柔了许多啊。

 

突然,结界开始兹兹作响。有人闯了进来。

 

来人看着有些眼熟,貌似是以前的一个手下。黄泉想做点什么,却动弹不得,轻易的就被对方找到了。

感知到结界异动的藏马数十秒之内就赶了过来。不速之客挟着黄泉,手里的尖刀抵在黄泉的核上,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似乎正等着藏马的到来。

"妖狐藏马,你终于来了!"刺客扯出邪恶的笑容,"我的同伴已经在另一边抓住了你的人类母亲,你要怎么选择呢?哈哈哈哈哈。"

黄泉看到妖狐脸色变得异常苍白。

 

"黄泉,你看到了吧?妖狐藏马可以背叛你一次,就一定会背叛你第二次,第三次!你就为了这样一个叛徒,解散了国家?啊?哈哈哈……"

真是糟糕的情况啊,黄泉想,我怎么可能让他背叛我第三次。没等妖狐有所反应,黄泉就自己向尖刀上撞去。

妖狐的鞭子毫不留情的将他抽向了远处的墙。失去意识前,听到的是妖狐愤怒异常的声音:"谁准许你死的?"

 

黄泉睁开眼,看见的是他房间的天花板,和站在他床边黑着脸的妖狐。

"为什么?"妖狐的声音冷的像是在审问犯人。

黄泉没有回答他,反问道:"志保利?"

"妈妈她没事。在你企图自杀的时候,我布置在她身边的食妖植物就已经把敌人吞噬了。"

 

哈!我果然是个傻瓜啊!

"其实也没什么。我只是受够了而已。第一次,天真的让你在野心和我之间做选择,你舍弃了我。第二次,又不自量力的拿自己和你的朋友去比,你背叛了我。这一次,和志保利?我还没有傻到要去和你深爱的志保利比在你心里的重要性!我受够了这种每次都被你舍弃的滋味!为什么!在你心里我永远是无关紧要的那一个!"本想继续保持风度,说道最后,黄泉还是咆哮了出来。

 

藏马伸手揉了揉黄泉的头发,被黄泉侧头躲开。"黄泉,我记得我告诉过你,即使被舍弃,也不要放弃自己的生命。"

 

黄泉想起很多年前,无数次把自己从绝境救出来的妖狐,也说了同样的话教导自己。自己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爱上了他,被谁舍弃都好,只要还有你。

 

心酸和委屈堵在黄泉的胸口,他愤恨的说道:"反正这条命也是你给的……"

妖狐淡定的接过他的话:"所以,没有我的允许,谁也不能取你的命。"

轻轻的吻落在黄泉紧闭的眼睛上,化解掉他心里所有的情绪。

 

 

 

伤好了的黄泉,继续体验着他的人间界生活。

藏马对他的态度依旧像个亲切的老朋友,他也没有去追问妖狐那个吻的含义。

 

他有一点害怕。

就像多年前,他趁妖狐睡着,偷偷吻了吻他的银发,却不料想,抬眼撞上了妖狐金色的眼眸。妖狐没说话,朝他勾出一抹灿若星辰的笑,让他以为自己的心意得到了回应。却在第二天,就失去了自己的眼睛。

 

有些期待有些害怕又有些悸动的心情在黄泉的胸腔里不断的发酵,终于在一个寂静的夜晚爆发了。

 

黄泉悄无声息的来到妖狐的房间,将咤异中的妖狐按在墙上,颤抖着亲吻他柔软的双唇。

妖狐的双手将他推开一段距离,玩味的看着他,带着点笑意的声音问道:"你的伤都好了?"

黄泉不说话,沉下脸去用狠狠的亲吻代替回答。

他感受到妖狐唇舌的回应,仿佛整个世界上所有的花都在他脑中盛开。

 

 

"黄泉,你不回魔界陪着修罗真的可以么?"藏马端着咖啡问正在打理店里花草的黄泉。

"不用,修罗也应该试着自己去旅行了。"黄泉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,"当他需要我的时候,会来找我的。"

"是嘛?真是不负责任的父亲啊。"藏马摇摇头。

"因为比起修罗需要我,我更需要藏马啊。"黄泉话音未落,一只蔷薇就迎面射了过来。抬手接下妖狐扔出的蔷薇,放在唇边,印上一个轻轻的吻。听见妖狐突然加速的心跳,黄泉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。

 

黄泉偶尔会在田中家吃饭,大多数时候都是志保利邀请他去的,也有他自己厚着脸皮去蹭吃蹭喝的情况。今天,妖狐开口请他去一起用晚餐,黄泉略微有些惊喜。

饭桌上,妖狐用和平常一样撒娇的语气对志保利说:"妈妈,我决定以后就搬去隔壁住了。"

志保利吃了一惊:"诶?怎么突然……"

妖狐解释到:"孩子长大了,总要有自己的空间嘛。"

睁大眼睛的志保利,用力眨了眨眼:"不是,妈妈的意思是说,黄泉先生不是借住在隔壁么?"

妖狐笑得眯起了眼睛:"是呀,以后我就要和黄泉先生一起住了哦。"

 

黄泉的心跳突然被放大,像是有人揪住了他的心脏一般,在生死决战中他都没有如此紧张过。

"是嘛?"志保利放下手中的碗,转过头看向黄泉。

黄泉看到志保利的手向他伸过来,不知所措地被这双温暖的手握住。

"黄泉先生,我的秀一就拜托你照顾了。"

 

从指尖传来的爱和责任,映着对面妖狐的笑脸,黄泉的所求都在这一刻得到了实现。

【黄藏】夙愿(1/2)

-原著向

-尽量不OOC

-新年贺文,拖到现在才发真是……

-缺粮自腿,需要人相互投喂

 

夙愿

 

黄泉带着修罗向着更深处的魔界旅行,一路上看着修罗和遇见的妖怪练手,他自己却提不起什么兴致。早在修罗出生前的很多年,黄泉就丧失了和其他妖怪武斗的兴趣,看着卖命又较真的修罗,仿佛又看到了多年前那个鲁莽却热血的自己。

黄泉本来觉得他可以等,却在一瞬间觉得无论如何也等不下去了。

他问修罗,"修罗,想不想去人间界看看?"

"切!人间界有什么好看的,人类虽然也有一两个强者,但比起魔界来还是差太多了!"修罗咬着随手摘下的果实,翻着白眼。

"可是,我想去人间界看看。"


迅速地办好通关手续,烟鬼和灵界并没有多加阻拦,大概是明白阻拦也没有什么用,不如卖他这个前国王一个面子。

黄泉在边境小妖的指导下,将容貌略作改变,变成据说是在人类街道上完全不会引起注意的样子。修罗跟在他身后嘟囔着:"我啊,就是陪你去看看。要是不好玩呢,我就马上回来!"

黄泉笑了笑,说:"好。"

 

人类的街道拥挤但很有秩序,黄泉随手抓住了一只路边的小妖,和蔼可亲的问道:"这附近有个妖狐,你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么?"小妖被黄泉努力收敛的妖气吓破了胆,颤颤巍巍的指了个方向就晕了过去。

黄泉顺着小妖指的方向望去,一幢被妖气化的植物包围的住宅,应该就是藏马在人间界的家了。从妖气看来,藏马并不在家,黄泉带着修罗走到了住宅的大门前,折了一只探出院子的蔷薇,插在了写着"田中"的门牌上。

这样,妖狐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。

 

美丽的妇人提着手袋从外面回来,看样子是这栋宅子的女主人。她微笑着跟黄泉打招呼:"请问您是来找什么人的么?"

"您好,我叫黄泉,我来找南野,我是他的朋友。"黄泉表现出了十分的礼貌。

"啊,是秀一的朋友啊。那快请进吧,秀一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呢。"志保利难得见到儿子的朋友,亲切的招呼他们进门。

"真是打扰您了。"黄泉并没有推辞,十分自然的跟着志保利进了院子,顺手还把一直藏在他身后,表情别扭的修罗推了出来,"修罗,快谢谢夫人。"

修罗在背后绞着手指,不情愿的嘟囔了一句"谢谢夫人。"

志保利看着修罗别扭的样子,不禁笑出声来:"真是可爱的孩子。"

修罗被一句"可爱"戳中了逆鳞,气鼓鼓的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妖气。黄泉揉了揉修罗的头发,向志保利介绍道:"忘了介绍,这是我的儿子,修罗。"

"哎呀,黄泉先生都有儿子了,这么活泼可爱的孩子,黄泉先生真是好福气呢。"志保利笑吟吟的将黄泉和修罗带进客厅,刚拿出果汁递给修罗,就听见有人进了家门。

 

"我回来了。"藏马在玄关处朗声道,"妈妈有客人么?"

黄泉不禁笑出声,妖狐装的还真像,明明没进门就发觉了自己的妖气,可怜还要在志保利面前演上一出戏。

"是秀一的朋友哟,黄泉先生来找你了呢,妈妈有帮你好好招待哦。"志保利笑着答到。

"黄泉先生已经来了么?真是不好意思黄泉先生,让您等了这么久。"藏马努力装出一副是他自己失约了的愧疚感,一口敬语说的纯熟。转头又对志保利说到:"妈妈,我跟黄泉先生约好了一起去看看新的工厂,晚饭就不回来吃了。"

"好,去吧,路上注意安全哦。"志保利将三人送到门口,看着他们走远才进了房间。

 

"人间界的生活并不轻松吧?"黄泉略带轻浮的语气问道。

藏马知道黄泉在调笑他刚才演的那一出戏,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,不禁笑出了声,同时也不忘反击:"黄泉扮作人类的样子也很得体嘛。"

黄泉也觉得自己扮作人类不在话下,很满意藏马的称赞。"那我们这是要去哪个工厂呢?"

"带你和修罗去个方便说话的地方吧。"

 

于是,三人来到了老朋友的拉面摊前。

修罗和幽助很是投缘,俩人已经互相指着对方的额头开始了友好的交流。

藏马没有问黄泉为什么来人间界,只问到:"这次来人间界,打算待多久?"

"待一段时间吧。"黄泉想了想,"我看到你家隔壁的宅子也被你种上了花?"

藏马开始工作后,便打算搬出田中宅,独自居住。却又怕志保利觉得儿子是因为她的再婚疏远她,于是就买下了田中宅隔壁的屋子,只是偶尔会在那里留宿,大部分时间还是住在田中家里。黄泉看到藏马在院子里布下的妖气化植物,便认出这也是藏马的势力范围。藏马大约猜到黄泉提起这座房子的意图,于是顺水推舟地说:"那是我买下的住宅,不过我也很少去住,黄泉和修罗若是想在人间界待上一段时间,也可以暂时先在那里落脚。虽然简陋了些,不过还是可以居住的。"

黄泉露出颇有些意外却很满意的笑容。他觉得妖狐肯定能看穿他的意图,但却没料到妖狐竟会答应他的要求。被这只狐狸背叛了两次,终于能在他的愧疚中捞到些好处,黄泉觉得很欣慰。

 

黄泉就这么住了下来。修罗跟着幽助,大部分时间在幻海寺院的结界里练手,黄泉却很用心的想要感受人间界的生活,甚至在妖狐上班的写字楼下开了个花店"维持生计"。每天碰巧地出现在妖狐上班的路上,碰巧地和下班的妖狐一起回家。妖狐偶尔会在上班的空闲间隙来他的店里逛一逛,甚至很真诚的建议他:"你在写字楼中心开花店,目标客户群并不大。不如整理出一半的空间开个咖啡馆,想必能赚回本钱。"

黄泉觉得妖狐的建议甚好,于是第二天就整理出一小半的房间,开起了咖啡馆。对于如何调制咖啡这件事情黄泉自知并没有天赋,于是请出了在幻海的寺院中赋闲的雪菜负责有关咖啡的事情。

 

咖啡馆开的有声有色,妖狐也常下来喝上一杯。黄泉给妖狐递上一杯柠檬水,说:"你如果常来我这儿坐坐,我的花也会开的更好些。"

黄泉没有说假话,每当妖狐到来时,这些花啊草啊都枝叶招展的摇曳起来。即使妖狐只在这儿坐上一杯咖啡的功夫,他店里的花都能晚凋谢一个星期。这店里的每一个生物都很欢迎他的到来。

妖狐看看四周的花草,又看看他,把眼睛笑地弯弯的,说:"好啊。"

黄泉觉得满屋子的花,香气更浓了。

本以为妖狐只是随口敷衍,没想到他真的履行着他的承诺,几乎每一天都会来黄泉的花店里坐坐。有时候来点一杯柠檬水,有时候会来送给黄泉一本书。黄泉一如既往的摸不清妖狐究竟在想什么。

 

半夜,黄泉警觉的起身,看见对面一个黑影踏上了妖狐的窗。

虽然已经知道了飞影和躯的关系,黄泉还是不由的皱起了眉。

 

"还没有挑战成功么?"看着满身是伤的飞影,藏马带着无奈的笑,只能动手去帮他处理伤口。"切。。。"飞影傲娇的话还没出口,就睡死了过去。藏马把伤口处理好,便任他睡在了地上。关上窗,感受到隔壁略有些不受控的妖气,摇摇头,自顾自的睡了。

清晨,藏马出门的时候,飞影还没醒。路上也没有碰见一直偶遇的黄泉。不过中午光临楼下咖啡店的时候,咖啡店的老板还是一如往常的递上柠檬水。

不同寻常的是,刚入夜,飞影又光顾了他的窗户。

 

第七天,藏马终于忍不住的问到:"飞影,虽然我很欢迎你来找我,但很显然,这一个星期你每天来找我都没有什么正经事,你是缺一个睡觉的地方么?我家的地板其实并没有很舒服。"

飞影扯开一个邪气的笑容:"藏马,你不要说你看不出来,你隔壁的那个家伙打着什么主意?"

藏马笑着摇摇头,"毕竟我欠黄泉一个大人情,他只说想要体验人间界的生活,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。不过,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还真没有看出来。躯今天还向我传话,问你是不是在人间界迷了路。"

飞影走到窗前,斜着眼睛看了看隔壁:"你看他一天比一天失控的妖气,你说我在你这儿再待上多少天,他会愿意来找我打一架?"

藏马对飞影的恶趣味哭笑不得,只能摇头说道:"在你等到之前,我一定会先等到躯打上门来跟我要人的。"说着,从窗台旁捧出一盆妖艳的花,看着仿佛是来自魔界的植物,递给飞影:"这是我培育出来的新品种,代我向躯问声好。"

"切!"飞影不满的哼了一声,到底没有驳了老友的面子,接下了花,消失在夜幕里。

 

没隔两天,又一个高速物体坠入了藏马的窗户。正在处理公文的藏马头也不回的叹息道:"我说,飞影……"

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;"是我。"

"修罗?怎么是你?你这伤……是被幽助打的么?"藏马打量着满身是伤的修罗很是吃惊,熟练的地拿出医药箱开始处理。

"不是被幽助打的!是跟幽助互相打的!他也没比我好哪儿去!"修罗愤愤不平。

藏马揉揉修罗的头,很是宠溺,"你的伤还需要养两天,这两天就不要再去逞能了。"

"修罗。"黄泉出现在藏马的房间里。

"黄泉,你来了"藏马停下手里的包扎动作,"修罗的伤我差不多处理好了,你把他带回去吧。这两天要看住他,别让他再去逞能了。"

"嗯,麻烦你了。"黄泉走过去抱起修罗。

"不必客气。"妖狐又笑得弯起了眉眼。

 

黄泉刚把修罗抱回家,修罗就挣扎着自己站了起来:"我这是为了谁呀!"说着,抛给黄泉一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黄泉觉得自己好像受到了来自儿子的鄙视,也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。

在窗边等到妖狐房间的灯光暗了下去,黄泉心想:不关窗户,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。

 

大脑还没有做出决策,身形已经跟随着心意瞬移到了妖狐的房间里。

黄泉坐在妖狐的床边,清醒着的妖狐没有动作,任他抚摸着散在床上的发梢。少顷,妖狐坐了起来,"黄泉,你知道,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妖狐藏马了。"

"我知道。"黄泉褪去人类的伪装,露出他依靠探测器的六耳妖本来的样子,"这对于我而言并不是坏事,我也不用担心会因为对妖狐藏马的贪念而失去一条命,或是一双眼了。"

"黄泉,我……"

黄泉举起妖狐的发梢,轻轻落下一个吻,一如当年他落在那头银发上的吻一样。"我知道,你想要告诉我,你现在已经和以前的妖狐藏马不一样了。我想告诉你的是,我对你,也不是只有曾经的执念。"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黄泉发现,妖狐对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态度,似乎打定主意,只要他表现出人类南野秀一的样子,黄泉就会认清他已经不是妖狐藏马的事实。

起码妖狐没有要和自己划清界线,黄泉知足地想,而他想要的,也不过是能待在他的身边。

 

志保利邀请黄泉和修罗参加田中家的聚餐。修罗一早上就不见了踪影,约莫是又去了幽助那里,黄泉自己带着花和酒如约登门。

席间志保利像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唠叨起来:"黄泉先生,如果你身边有适合秀一的女孩子,请一定要介绍给秀一哟。"

还没等黄泉回答,就听见妖狐略带着些责备的撒娇声:"妈妈!"

第一次听见妖狐撒娇的黄泉觉得很是惊奇。

 

田中先生在一旁打圆场:"哈哈,志保利你太心急了,秀一这么优秀,怎么会缺青睐他的女孩子呢?自从秀一来公司里上班,我的合作伙伴们都来打听我这个优秀的儿子,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自己家的女儿介绍给秀一呢!"

志保利也知道儿子不可能会找不到女友,还是依然扶着腮,用和妖狐如出一辙地语气撒娇道:"你们也要理解一个正在老去的妈妈的心意呀!"

 

这个女人对妖狐的影响果然是巨大的,黄泉在心里叹道。

"妈妈才没有正在老去哦,妈妈永远是最美的。"

"在我心里志保利是最美丽的妻子,最伟大的妈妈!"

收获了丈夫和儿子的夸赞,志保利十分受用,笑吟吟的招呼一桌人吃菜。

 

黄泉发现妖狐最近在相亲。

这个月妖狐已经在他的咖啡厅里见过两个陌生的女孩子,虽然每次两人都只有客气而短暂的交流,也听到妖狐有明确的表达目前不希望展开一段感情,然而黄泉还是能看见女孩脸上掩不去的红晕和娇羞。

妖狐想要做什么,黄泉觉得答案很明显。不过是一边想顺着志保利的心意,一边又想暗示他什么。

虽然并不认为这两个女孩会带来什么威胁,黄泉还是觉得有一些担忧。来自自己和志保利两方面的压力,会不会让妖狐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。比如说,雇佣个女妖扮演自己的妻子?

只是自己毫无凭据的空想,黄泉却在心里动了杀念。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杀念吓到的黄泉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。

 

在魔界,只有弱肉强食和胜者为王,人间界这种靠着微妙情感支撑的亲密关系在魔界是不存在的。所以黄泉一直觉得,他只要能待在妖狐的身边,一直看着他的身影就好。

然而,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他追随妖狐扩张势力的年代,也不是他威胁妖狐做他副将的时候。他虽然留在了妖狐身边,甚至融入了他的生活。可如果,妖狐有一天想要逃,甚至礼貌的请他走,他都没有任何理由可以继续留在妖狐的生活里。

 

黄泉发现他想要的是可以永远把他和妖狐栓在一起的东西,可以把介入妖狐生活中的他不喜欢的人赶出去的东西。

 

不如,把妖狐囚禁起来吧?黄泉无耻的想。

回忆起屡次被那只狡猾的妖狐戏弄的经历,随即否定了这个难度太大的计划。

名份?

黄泉绝望的承认,原来自己想要的居然是人间界这种无聊的东西。

一个恋人的名份而已。

 

修罗看着傻站在窗前的黄泉,叹其不争地摇摇头,"爸爸,我觉得我还是回魔界吧。"